追蹤
海瓶子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在生活裡創作,玩樂,修生命學分
  • 103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喜歡褚士瑩這個人∼欣賞他生活的態度

------------------------- 褚 士 瑩 逍 遙 遊 -----------------------------------------------------------------------------------

行善就從⋯飯店用一半的洗髮精開始

每次住飯店,都要面臨困難的抉擇: 拆封用過的肥皂,用掉三分之一的洗髮精跟沐浴乳,到底是誰的責任?

    如果為了負責帶著走,我真的會再用到嗎? 打開浴室裡的置物櫃,大大小小的瓶罐日積月累之下已經氾濫成災,要是不帶走的話,一想到只洗過一次手的肥皂就要被扔掉,實在過意不去,雖然時常安慰自己,想像飯店的廚房角落裡說不定有個大鍋子,每天把用過的肥皂加熱溶解,然後再一個個灌入鑄模裡面,成為全新的手工肥皂,但是我心裡很明白,這種一相情願猜測的真實性恐怕是很低的。

    想像飯店雇用一群人,成天坐在飯店地下室裡,日以繼夜把幾千幾萬瓶洗髮精,潤髮乳用小滴管仔細重新裝滿,重新封口,那就更不可能了!

    雖然每個房間每天提供的清潔用品加起來也不過就是四五個小塑膠罐,但是仔細想一想,許多觀光飯店動輒就有幾千個房間,如果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乘上一個城市各家飯店的總房間數,就算住房率只有七成,每個城市每年也都要製造出好幾百萬,甚至好幾千萬瓶用了不到一半的潤髮乳,潤膚乳液,要是把全世界一百個主要城市的飯店通通加總起來,這種集體浪費是極為可觀的吧!

    這是為什麼當我知道郵輪公司Holland America cruise line(荷美輪)率先把船上客人用過但是沒有用完的乳液,洗髮精,潤髮乳捐贈出去的時候,我幾乎就要歡呼起來。

    根據荷美輪的執行長Stein Kruse說,過去這些在海上豪華旅館沒有用完,又不能回收或重裝的清潔用品,就只有一個去處—陸上的垃圾掩埋場,就在這個同時,卻有收容流浪人士的收容所,因為景氣不好,捐贈日常用品的廠商減少,因此很多都面臨日用品短缺的窘境,這時有像荷美輪這樣的公司捐贈,雖然是稍微用過的個人用品,卻紓解了燃眉之急,同時也讓像我這樣每年幾乎有一百個晚上住在飯店房間裡的重度旅行者,不會因為一大堆小瓶小罐用不完也帶不走而面對良心的譴責。

    雖然要把這麼多小瓶罐分類整理,到了港口還要通過海關,成本上比直接當垃圾丟掉還要高,但是這個叫做『Ship to Shelter(從船到收容所)』的計畫,還是獨排眾議2008年起在荷美輪位於美國西北的西雅圖辦公室總部開始,到了2009年一月,又增加了美國東南位於佛羅里達的Port Everglades港口城市,以佛羅里達州為例,這些物資交給一個叫做Cooperative Feeding Program專門幫助當地Broward縣貧民的慈善團體(http://www.feedingbroward.org/),這裡的收容所平常每天就要照顧約四百位流浪街頭的人士,不單要提供熱食,還要能夠洗熱水澡,在捐款越來越少的時候,如果把錢拿去買洗髮精,買食物的錢就不夠了,所以這個地方慈善團體,只好作出不得已的選擇,以供應熱餐為優先,但是這樣一來,就買不起清潔用品了,這些捐獻的洗髮精跟潤髮乳,對於收容中心來說就向及時雨,從此來這裡洗澡的流浪人士也明顯增加了,因為對於流浪人士來說,身體發臭時常是讓他們去找工作時到處碰壁的原因之一,如果能夠整齊清潔的出現在面試場合,他們就有比較大的機會脫離流浪街頭的生活。

    聽說除了這些清潔用品之外,郵輪定期淘汰的電視機,員工制服,鍋碗瓢盆,刀叉餐具,辦公室用品跟文具等物品,也都隨著類似的管道捐出去,讓這些物品交到需要的人手上,因此有了新生命,郵輪上的工作人員知道這個捐贈計畫,出乎主管的意料之外,不但沒有抱怨額外增加的工作量,還主動捐贈自己的衣服,書籍等等。

    當然,很多心地善良的讀者立刻會問我西雅圖或是佛羅里達的地址,興致勃勃地想把家裡無數用剩一半的這些小包裝洗髮精,不惜代價漂洋過海去幫助需要的人,但是在捨近求遠,增加不必要的碳足印跟經濟負擔之前,不妨先打個電話問問自家附近的收容所,庇護中心,中途之家,安養院,相信在我們的日常生活圈之內,就有一群人正需要這些對我們可說是毫無用處的物資。

    最簡單的事情,往往最難想到,不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