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海瓶子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在生活裡創作,玩樂,修生命學分
  • 103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快快慢活:左營的腳踏車

高鐵通車後,我開始認真考慮搬回到從小生長的地方。想像每次回到國門,從機場搭接駁車到高鐵桃園站,然後一路就到左營,所花的時間不見得比搭車到台北長,但是卻能生活在一個步調緩慢、陽光溫暖的南部小鎮,似乎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第一次搭高鐵列車到久違多年的左營,特地到早了,出了站卻一點都不認得身在何處。小時候,左營沒有美術館,沒有豪宅,沒有波浪屋頂的高鐵,沒有巨蛋,沒有捷運,只有懶洋洋的巴士,在左營大路上來回於左營北站跟左營南站之間,只有加工區上下班時間如蝗蟲過境的摩托車大軍,只有眷村,海軍陸戰隊,只有路邊的蒸菱角,只有蓮池潭跟春秋閣。 還記得小時候一點都不期盼校外教學,因為問都不用問就是去蓮池潭跟春秋閣;寫生比賽? 不用說,除了蓮池潭跟春秋閣不作他想;週末全家人出遊? 蓮池潭,春秋閣,頂多加上旁邊的龍虎塔、孔廟。誰知道幼時如夢靨般陰渾不散的蓮池潭春秋閣雙人組,長大以後卻變成魂縈夢牽的美好回憶? 想想,去西子灣看海吧! 從高鐵站搭公車到高雄火車站,再從火車站轉搭1號公車到鼓山區哈瑪星輪渡站,從那裡我可以去西子灣的沙灘,也可以搭渡輪到彼岸的旗津,旗津很長,差不多有十來公里,有海水浴場、觀海景觀步道,還可以吃像棒棒糖般串在竹籤上啃的整條魷魚,以及難以評斷到底算好吃還是難吃的菱角冰。但是等了十分鐘,才想起來高雄的公車不像台北,不是等個幾分鐘就會來的,索性就放棄了。 『如果高鐵站有出租腳踏車店,那該有多好?』我忍不住突發奇想。從左營騎腳踏車到蓮池潭,從高鐵後站延著半屏山到翠華路,再沿著明潭路、環潭路,走路也只要十多分鐘就可到,騎車的話只要幾分鐘就到了。 我認識一個從台北派調到高雄去工作的長輩,每個星期五下班以後搭著高鐵回台北跟家人度週末,星期一早晨直接搭高鐵回高雄去上班,他雖然貴為金融界的高級主管,唯一的交通工具卻是一輛自行車,除了上下班,每天騎到因台灣獼猴而聲名大噪的柴山自然公園,下班騎去西子灣看夕陽,變成單身赴任生活中極大的生活樂趣。 舊金山的漁人碼頭,可以輕易地租輛腳踏車,沿著河畔騎上雄偉的金山大橋,到對面的Sausalito小鎮,多年前張曼玉黎明張曼玉葛民輝吳耀漢關秀媚周嘉玲,就在這裡拍了一部< 一見鍾情>,英文片名就是Sausalito,張曼玉飾演被丈夫遺棄的失婚婦人Rosa,邂逅了玩世不恭的網絡公司創辦人Jimmy(除了黎明還有誰呢),展開了一段不經意的愛情,兩個人同居而分手,張曼玉回頭當計程車司機,仔細想來,那時候年紀小,『女生在美國開計程車最時尚』的奇怪觀念,恐怕就是在那個時候奠定的。 從胡思亂想中回過神來,才注意到正在駕車的計程車司機,就是女的,雖然不是張曼玉,但是在白襯衫外面,很下港風尚地套了長長的毛線袖套,上面釘滿五顏六色的亮片還真不是一般,『我自己繡的啦!』女司機從照後鏡裡發現我吃驚地張大了嘴,很得意地解說。『我總共有七組,每天看心情自己配衣服!』 然後我也突然想起來,高雄人就像日本關西的大阪人,向來我行我素,爽朗健談,不在乎別人的眼光,也沒有什麼事情太荒謬,在熱帶毫無實用意義的毛線袖套,就很符合印象中的高雄。 我到美術館下車,曾在高雄當房屋仲介的老朋友陪我看了幾套房子,面向綠地第一排的豪宅的高樓層喜歡卻買不起,或許等捷運紅線通車以後,從高鐵出來兩站的R14如何? 有像倉庫般巨大的健身房,還有一萬五千人座位的巨蛋體育館,要不然,R6站的統一夢公園附近也不錯,稻田中間非常高雄地冒出一棟不可思議的豪華購物中心,還與輕軌西部路網接駁⋯返鄉的可能性頓時無限開展,即使只是想像,也是場相當美好的夢。 慢慢快活 就像許多現代人,我也熱愛速度,近乎偏執地努力用最少的時間做更多的事,但與大多數人有些不同的是,不斷加快腳步所省下來的時間,我並不急著拿來做更多的事,賺更多的錢,卻只想快快做完該做的事情,然後停下來發呆,緩下腳步來享受生活。 前兩年,台灣翻譯了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記者歐諾黑(Carl Honore)的一本書,書名就叫做『慢活』,如果要用一句話來講整本書,那就是『平衡』──該快則快,能慢則慢,用音樂家所謂的tempo giusto(正確的速度)生活。這樣想來,我算是忠實奉行這原則的,我衷心擁抱高鐵的快速,但是到達目的地以後,拿多出來的時間去走路,騎腳踏車,去搭巴士,就好像書裡說的,在這沉迷於快還要更快的世界裡,找到放慢腳步的前景。 慢活的拿捏有時候界線很模糊,對我這種一個月往往有十天在飛機上的人,能夠不搭飛機,確實是一種幸福,然而要因此搭幾天幾夜的長途巴士,卻不是想像中的『慢活』,而是『慢磨』,緩慢的折磨—就像看著我的小姪女花五六個小時磨磨蹭蹭寫一頁算數作業一樣,明明能快的時候卻如老牛拉車,光是在旁邊看都疲倦不堪。 抱著慢活的信念,除了在台灣時常搭高鐵,在美國東岸的波士頓住家和紐約會議室之間的工作往返,也常常仰賴當地親愛的Acela號。有時候我下去紐約,有時候輪到同事上來波士頓,冬天大雪紛飛的時候不用出車站,下了車就可以連結到另外一個城市的飯店裡面,坐在日本壽司師傅面前,一面談公事,一面不時點一兩份現場手捏的壽司,緩緩吃著談著,吃飽了事情也談完了,往往連外頭的天空都沒見到,就又坐上列車回家去。 有趣的是,比起搭飛機需要擔心天候誤點,或是託運行李、安全檢查,出了站以後還要花比飛行更長的時間進出市區,沒有了這些煩心的問題,城市與城市之間的小旅行不再讓人覺得疲倦,在平穩如家中書桌的Acela上,利用這四個小時使用電腦繼續工作,讓像我這樣的乘客,願意掏腰包花跟機票不相上下,有時甚至更貴的價格,選擇搭高速鐵路,波士頓到紐約單程大約一百美金,從波士頓往來華盛頓DC,有時甚至是機票兩倍的價格。 Acela證明了慢活也可以走低調奢華風,列車沒有經濟艙,只分成頭等艙和商務艙,每個座位都有電源插頭,工作桌面,會議桌,還有提供輕食、消費可以刷卡的餐車車廂,跟禁語禁用手機的安靜車廂,頭等艙還供應餐點跟報紙,像飛機上一樣按鈴請服務人員前來,在出發站或是目的地站使用會員專用的休息室ClubAcela,基本上設計與服務都和歐陸的高速鐵路差不多。一面敲著電腦鍵盤工作的空檔,看著新英格蘭的美麗的森林和曠野,確實比起飛機或是巴士,多了一份十九世界鐵路旅行的浪漫與暢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